欢迎访问澳门新葡亰553311b-所有平台网址大全公司网站!


最新文章

MENU

就爱听他背地里骂当官的

点击: 125 次  来源:http://www.freshstuff.cc 时间:2019-12-08

上一章:【职人】03 受到处分

好在像我这样痛恨这里的人还有很多,大刚就是背地里骂的最凶的一个。他配完料,走到炉后对我说:“这帮狗日的,你知道他们什么意思吗?”

我就爱听他说话,就爱听他背地里骂当官的,每次他这样,我都会递给他一支烟,那次也不列外,我说:“什么什么意思?”

他在我身边挤了个地方,坐下说:“这几年厂里闹事的多了,远的不说,就说前几天炼铁一帮人都告到省会去了。”

我一听,来了精神,赶紧问:“然后呢?”

“唉!”大刚苦叹,丧气道:“然后武保部的几个当官的就去了,把人拦下,又好吃好喝好招待的,最后许下大愿才算把人骗回来,你猜回来以后怎么着了?”

我蹙眉,不耐烦道:“现在效益不好,你是不是拉粑粑就拉一半,留着那一半扛饿啊!”

“瑞子,难怪你不招当官的待见,干了十多年,还是个炉前工!我算知道咋回事了。”

大刚大彻大悟,同时向我投来鄙夷的目光,一副看见烂泥扶不上墙的表情。

我说“少废话,赶紧说,后来咋着了?”

“还能咋着,直接解除劳动合同。”他兴致全无,说话倒也痛快不少!

我一高从料袋上窜下来:“不会吧,那他们还不得上首都告御状啊?”

大刚一摇头,十分无奈道:“没用,其实SW集团总部早就知道了,这个决定就是那边直接下达的,现在钢铁行业不景气那是世界性的。换句话说,大家都是同一根绳上的蚂蚱,那几个人想扑棱翅膀,蹬蹬腿,那别人就得靠边站、使劲挤。”

我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会儿这话的意思,最后又不得不莫名其妙地望向他。我知道那一刻在他心里我就成了傻白甜。可我真的怀疑他刚才说的到底是不是人话?

可能是感觉自己在和傻白甜说话时语言太过苍白无力,大刚干脆摘掉安全脑,挠着头皮,洒着头皮屑,开始在心中措辞。最后他眼睛一闪,一拍巴掌说:“就是大家都在吃一口锅里的饭,本来一人一勺刚好吃饱,可那几个人非要吃一勺半,那剩下的人不就得饿肚子嘛!”

我一听这话,犹如醍醐灌顶,恍然大悟道:“你早这么解释我就不懂了嘛,这么说,这帮人解除劳动合同一点都不可惜。”

大刚点点头,如释重负又有些气馁道:“是啊,混吧,以前光听说种地的得看老天爷脸色吃饭,你再看看咱们,除非外星球的地皮炒上了天,外星人才会找上咱们买点钢材。”

我一声苦笑,见他掏出了Iphone4,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就问他:“我听说你以前偷过铁,后来怎么不干了?”

大刚脸蛋子一耷拉,不悦道:“那都是猴年马月的事儿了,你提它干嘛?”
我说:“说说啊,是不是现在管的严了,你就收手了?”

大刚点点头,又犯了吹牛的毛病,也就不打算瞒着了,一杆子就把话题扯到了十五年前:“那会我刚上班,就开始往家偷铁,不是我吹啊,哥们还是处男的那会儿一条膀子就能夹起100多斤的方坯,还能跑个几公里。后来就被武保部巡夜的经警发现了。那三家伙也真特么执着,从炼钢一直追到炼铁,后来我实在跑不动了,就把方坯还给了他们,当时就砸躺下两个。幸好那天晚上我戴着口罩。”

大刚说完,心有余悸地看着我,又说:“现在,回收站钢铁都和纸壳一个价了,冒那风险不值当。尤其是现在效益不好,真要是在这风口浪尖上被逮着了,丢了饭碗那都是小事,搞不好还要吃牢饭。”

我瞻前顾后地考虑了一阵儿,最后狠嘬一口烟,随着一口吐沫吐出,又怼了他一下,说:“你现在是合金工,能接触到钒铁,听说往唐山那边儿卖20块钱一斤,一袋就400块钱。你......”

我话还没说完,就被大刚用脏兮兮的手套捂住嘴巴,他瞪大了眼睛,一副惊魂未定的表情,问我:“瑞子,你是不是缺钱?”

我拨开他的手,头向四周扬了一圈:“你问问厂里还有不差钱的吗?连年亏损,工资一降再降,还不能保证准时发!我要是娘们,早就去做江边老头乐了。”

大刚一砸吧嘴,不奈道:“别人我管的着嘛,我就问兄弟你是不是缺钱?”他一边说,还一边戳我的胸口。

我点点头,又疑惑地看着他,难道全钢厂传说中不差钱的主儿里,其中就有他?

果然,大刚嘿嘿一笑说:“缺多少?”

我试探性地伸出5根手指头,一见他脸色不对,赶紧收缩回去3根。他这才面色稍缓道:“一会儿把你卡号发给我,明天就打给你。记住喽,以后千万别提偷钒铁的事儿。”

“我说的可是五位数!”我特别强调了一句。

他满不在乎地说:“知道,知道。”

炼钢炉里滚沸的钢水,又一寸寸地赶跑了炉后的昏暗,大刚屁颠屁颠地跟着许国锋出钢去了。我拿着样块,走在去往化验室的路上,一路都在想他说的是真的假的,两万块说借就借,我自认活了30多年,还没有积下这份魄力!

心不在焉,又热火朝天地炼了一个班的钢,下班以后我和大刚一起走,路过废钢池子,我俩同时驻足,看着那里愣住了。

“厂长居然带着科室的人在捡废钢了!”

半晌,大刚一声惊呼,总算把卡在嗓子眼的话吐了出来。那样子就像到了潘多拉星球,又看见了劳作的阿凡达!

“拜托,你把眼界放开阔一点,那就是拍戏。”说着,我指向厂房南门口。那里正有几个总厂宣传部戴着白色安全帽的人,架着摄像机,来回找角度。

大刚如梦初醒,打鼻孔里喷出一声冷笑:“我说的呢,大白天特么活见鬼了!”

甭管是鬼还是阿凡达,我俩都没心情理会了。

因为我们谁都不信,这帮天天坐在办公室里喝着小茶水,吹着小牛皮儿,还刷着朋友圈的人,明天还能依然如此。

下一章:【职人】05 师娘有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