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澳门新葡亰553311b-所有平台网址大全公司网站!


生产经营

MENU

儿子白雨豪长大完成学业后也帮父亲打理公司

点击: 193 次  来源:http://www.freshstuff.cc 时间:2019-12-08

前言

图片 1

2、令人难捉的因果

      一家人在祭奠桂静芝的坟墓后,白向南转头看了看儿子:“雨豪,你还记得白天出生时,前后的反常天气及那个离奇的老和尚吗?”

      一家人除了白天、白娇姐弟俩不知道关于老和尚的事情的经过外,白雨豪,钱书兰,仆人刘安等都知道。众人此时听白向南提起此事都是一愣,耳边好像同时也想起端木老和尚的声音“九九之数,九九之劫,阿弥陀佛------”此时回想起来还历历在目。

      当年,白向南一人来到S市,拼搏了十几年,也积攒了一些积蓄,最终开了一家中型公司——钢材公司,主要经营钢铁和钢构之内的事物。最后又收购了几家不景气的产业,其中也包括餐饮、大型购物商场等。

      儿子白雨豪长大完成学业后也帮父亲打理公司,白雨豪有学问,把公司管理的井井有条,业绩蒸蒸日上,公司利润翻了好几倍,同时又和情同手足的兄弟刘涛合开了水产公司,公司发展的越来越大,渐渐地垄断了S市的水产业。

    由于刘涛的生意大部分都在国外,故水产公司几乎都是白雨豪在负责。就在这时白雨豪又和一家运输老板的女儿钱书兰认识了,并各自心中暗暮,最后在刘涛的撮合下终于结成莲理,很快便生下女儿白娇。

      又过两年没想到钱书兰又怀上了,经医院一检查是个胖小子。全家天天都在喜庆中度过,白向南夫妇更是成天乐呵呵的,因白家后继有人了。

      同年白向南又收购了一家医院,改名“致善”医院,名义上是自己也儿孙满堂,有福气之人了。加上自己也是苦过来的,在S市拼打成富豪也不能忘本。就是致仁致善的意思,以行善为本。

    在致善医院有钱没钱都能看上病,穷人有的甚至不但医药费用全免,还倒贴钱给买营养补品之类的事。固儿致善医院成立时日不到一个月变得到广大百姓的好品,认可外,同时得到了同行和国家的认可。因为致善医院的师资力量,设备都是国内顶尖存在。

      十月怀胎,瓜熟蒂落。在白天出生的前几天,钱书兰便被家人硬拉到医院,这时的致善医院又得到了更好的完善,不但引进国内外的先进设备,还请了一些国内外的有名的资深专家。

    医院的师资、医疗均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在s市更是龙头医院。

      分娩当天,一整天的大雨挥撒个不停,好像天河之水一股脑地倾倒般让人心惊。十月初的天气却是雷电交加,轰呜不断。

      钱书兰肚子疼的死去活来,就是不见婴儿出生,即便如此钱书兰也不愿手术分娩。

    仪器探查胎位,婴儿也都一切正常。从早上疼到晚上,中间有几次白雨豪要求破腹出生,但还是被钱书兰的母爱所拒绝,因她想让自己的儿子经过他自己的努力来到世间,那样也会更健康健壮,何况仪器还显示儿子一切正常,自己苦点,疼点算什么!

  “咔嚓”一声惊雷,震耳欲聋,刚好此时此刻雨奇迹地停了,钱书兰到是吓了一大跳。

    不光如此,而且没想到这一声震雷让婴儿奇迹般地出生了,好像是自己兀自地出来的一般,而钱书兰却没感觉到疼痛。(事后钱书兰还经常说当时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

    当时如果不是婴儿在自己旁和那衣系胎盘还连接自己的身下,钱书兰还真不敢相信自己的儿子就这么出生了,而且还是自己生出来的。

  在婴儿出生的同时,窗外一片红光。众人好奇,纷纷探头看向窗外,只见一米宽左右的彩虹横跨南北,在天空久久不得消去。

  全家自然欢乐无比,医院的医生护士也都跟着道贺,都说这孩子有福气,此乃好兆头,将来定是个大福大贵之人…… 由于姓白,折腾到现在也早已天黑,于是白向南给自己孙子起了个名子叫——白天。愚意是希望至全至美,长大做人处世光明磊落,堂堂正正,如青天白日,不行苟且之事。

  转眼间一个月到了,这时白天长的就像瓷娃娃一样,给人感觉如画、如幻,似不真实感。白家老小疼爱之极,桂静芝整天爱不释手地霸占着白天,几乎谁也不让碰。

    钱书兰要不是一定要坚持给自己儿子喂奶水,说奶水有利孩子健康,要不如此,就连她也不容易抱到白天,非得和婆婆抢不可。白向南、白雨豪可没有这么好的条件,他们要想抱一下还要说很多好话才能如愿。

  吃了满月酒后,客人散去,此时已是下午三点钟左右,钱书兰正在屋里给白天喂奶水,由于事业上的事和这几天的操劳,迷迷糊糊地看到一个老和尚从外面进来,看了看钱书兰怀里的白天,眼一闭,双手一合念到:“泪水先捷泪始干,落如空门渡劫难!”说完身影淡淡的消失不见。

  钱书兰一惊,猛地醒来,原来是一梦。看儿子还在吃奶水,将孩子往怀里紧了紧,但老和尚的话却记的清清楚楚,还在耳边回响

    “泪水先捷泪始干,落入空门驱劫难!”什么意思?难道我儿有什么灾难,非得出家?看着怀里的爱子,摇摇头,婉然一笑,不过是一个梦罢了,看来我这几天是太累了啊!

  当夜无事,谁知第二天早八点左右,佣人刘安进来说有一个老和尚要见少爷,这刘安口里的少爷也就是白雨豪,因白向南几乎都不在家,要处里好多事情,一般家里有什么大事都是由白雨豪直接处里。

  由于白天的出生,人们喊白向南为老爷,白雨豪为少爷,白天为小少爷。此时白雨豪刚好经过此处,就问怎么回事,刘安于是就把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由于老夫人晨练没有回来,小姐白娇疼爱弟弟,非要刘嫂推着她和弟弟到最前院看什么桂花,被一个从前门经过的老和尚看到了,说小少爷相貌非凡,生性特殊,留在尔等身边实乃是祸非福等一些不着边际的话,要把小少爷带走,我们和他吵了起来,骂他是疯子、神经病。我也赶紧赶过来告诉少爷你。

  此时门外拥进一帮人,有刘安的老婆刘嫂和领的白娇、抱着的白天。被电话通知了的刚出去没多久的钱书兰,以及后面跟着的一个老和尚。

  白雨豪一露面,一干等人都站在了白雨豪的身边,对面就剩下了一个孤零零的老和尚了。只见这老和尚白眉白须,一袭加裟也破了好几个洞,猛的一看显的有些落魄,但仍挡不住清逸仙骨,给人一种飘然若仙的感觉,是有些高人的风范。

  白雨豪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一抱拳,对老和尚一礼“大师,有礼了!”

  “施主有礼”老和尚只是平平淡淡说了一句,也没恭身,合掌之类的。

  “哼,好自大好高傲的和尚!”老和尚的无礼让白雨豪心中不爽,内心暗哼一声,看着老和尚平静的道:“不知我白家,或我儿何处得罪了大师,一清早就如此地诅咒我儿!”白雨豪说话虽然客气,可语气明显不善,大有不给一个说法就不放过你的架势。

    白雨豪如何不气这老和尚,天儿乃是俺白家的命根子,这老和尚竟然有眼无珠,白活了一大把年纪。还有,我儿刚刚满月,一大早便来胡言乱语,看你现在如何给我个说道,出家人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当以慈悲为怀,却竟然信口雌黄,真是势可忍,熟不能忍!

  “阿弥陀佛,施主,老衲突唐之处还望见谅!”老和尚合掌道。

  老和尚一见这气势和众人一脸和怒气,马上便知自己的话让人误解了,本来好心却惹来了众怒,又解释道:

    “刚才老衲经过贵门槛之时,意外见到了这个婴儿小施主,好一个粉雕玉琢般的娃娃,刚才老衲出于好奇,略一推算,此子一生非同凡响,不过一生的坎坷也不是常人所能及,我佛慈悲,为了孩子和你们的安全,让我把孩子领走方能解决困境,消灾难与无形,否者后悔晚矣,阿弥陀佛!”

  “大师!”白雨豪听这个老和尚前一句还有些入耳,而后面越听越离谱,话语陡然加重“我尊重你是一位高僧,请你自重,我儿刚刚满月……”

  “施主,有些事是天生注定,不论年龄大小、场合,除非用特殊手段,采取特殊措施,否者……”

  “大师不必说了,也太危言耸听,太过玄乎了,我们也不懂,也不相信!”白雨豪一摆手有点恼怒地打断了老和尚的话。

  “阿弥陀佛!孤心转世,除非逆天改命!”老和尚没有理会白雨豪的愤怒,自顾自地说道。

  “哼,来人,把他给我轰出去!”白雨豪终于大怒,竟然诅咒我儿是孤星转世,太过份了,神经病!白雨豪此时以认定这定是个疯和尚,句句说我儿不是,还说一些虚无飘渺的话,什么孤星转世,认为这是玄幻世界吗?一个口不能言,尚不能行走的婴儿是什么孤星转世,可笑,可笑之极!

    白天可是白家的宝贝,让你领走?实乃是可恶,可恶之极!定是看我儿长的可爱,想起拐骗之心,当我们都是傻子吗?真是幼稚之极、可笑之极!但又不能真的将老和尚打一顿,“不走就报警,这个年头还信这个!哼!”白雨豪可气的不轻。

  “慢!”此时钱书兰猛地想起了梦中之事,连忙上前阻止起他人的行动,给了丈夫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上前一步来到老和尚跟前:“大师,我们束未谋面,无怨无仇,你是一位得道高人,想必也不是无故地如此,即然有事,也请你说个明白,也让我们这些俗人略知一二!”钱书兰较为诚肯的道。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施主,天机不可泄露,我已泄露了一部分,定要遭到惩罚,老衲不再多言,我佛慈悲!”双手一合,鼻观口,口观心不再多言,往哪一站确实有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样。

  “你妈逼!”饶是白雨豪涵养再深,也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刚才还说的神乎其神,跟真的是的,什么我佛慈悲,把人家说的心中七上八下,颇有危机感,现在又讲什么天机不可泄露,天机他妈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谁说的清,鬼知道!

  “出家人不打逛语,信与不信施主自己参悟,内心出口伤人实非君子所为!”老和尚本如静状态,没想到猛地来了这么一句,让大家摸不着头脑,面面相持。

  “啊!”白雨豪啊的一声,心中震惊无比的向后退了一步,没想到自己在心里骂他被他知道,这让白雨豪有些尴尬,毕竟自己如此正如老和尚而言,实乃小人行为。

    但白雨豪又不相信老和尚真的如此神奇,也许是老和尚会一点心理术,瞎撞上而已。如果真能听到别人心里话,那他其不是神仙,或者是一妖怪成精?对啊,竟然说出这么混蛋、无理、不近人情的话和要求,不是妖怪是什么?想到这连忙拉了妻子一把,将其护在身后。

  “施主你想多了,老衲并非什么神仙,也更非是妖怪,乃真正的一个人而已!”没想到老和尚又平静地道。

  “你……大师……”白雨豪此时已真正的确定老和尚可以窥探别人的心里所想!太可怕了,他都不知说什么好了,甚至心里都不敢想什么,一时语塞。

  钱书兰、刘安等人被白雨豪和老和尚两个人搞的云里雾里,不知俩人打什么哑谜。刚好此时钱书兰打破了白雨豪的尴尬。

  “雨豪,过来!”钱书兰在后面拽着丈夫,把丈夫拉到一边,其实白雨豪对妻子刚才与老和尚讲的话心里也很好奇,不知妻子为何如此去与一个疯和尚讨论、还请教什么无暨之事。不过现在他心里却不那么认为老和尚是疯子了。

  在一边,钱书兰悄悄地将昨天白天梦中之事告诉了丈夫:“雨豪,这事是不是有些奚跷,怎会如此地巧合啊!”

  白雨豪为人正直,性情刚烈,根本不相信世上有什么鬼神之说,再说谁不做梦?梦中的事谁能当真?这本就虚无之事更不能相信。

    但白雨豪又想到了老和尚,这个老和尚的神奇,已经超出了自己的认知,这又如何解释?能探别人内心所想已是奇中之奇,难道老和尚还能操控别人梦境?那其不更是逆天?如果真是,那我们又有什么值得他惦记,他随便动一下心思或手指要什么没有?虽然我白家富甲一方,但这点家底想必他也看不上啊!

  “这老和尚是有些神奇,刚才我心里想的他竟然都知道!”于是白雨豪把刚才的事不好意思地向妻子说了一下。

  “啊,怎么会……这么神奇?刚才你们……原来如此!……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读心术?”钱书兰看了看老和尚,想起刚才老和尚一些莫明其妙的话,原来都是因为丈夫。

  “读心术?”白雨豪不由地重复了句。

  “对,这也是一种异能吧,他们这种人也是一种特殊的人了,超越了人的认知范围!”钱书兰道。

  “你怎么知道这些?”白雨豪好奇地问。

  “我也是在还没有认识你的时候看过一本叫【豆芽少年】的书,里面讲的是一些奇人异士的故事,没想到现实中真的有!”钱书兰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竟然有这样的书?”顿了一下又道“没事的时候我一定也看看,看看另一个奇异的世界。原以为一些小说中说的事是假的,虚构的,没想到真的有,更没有想到今天还亲自体验过,看来一些本来以为不存在、不可能事物却真实的存在,只是我们没有接触到那个层面而已,是我们的无知,或许更是我们没有那个资格!”

    白雨豪边说边想起老和尚开始的话,关系到全家老小的安全也不能儿戏。看了看老和尚,还是那样口鼻关心的样子,大概距离远些,老和尚也不能探的自己想法,心里略定,稍一沉思,给妻子一个安心的眼神,上前一步,客气道:

    “刚才有多冒犯,望大师多多海涵,不要与我们这些俗人一般见识。看大师乃得道高僧,不知如何称呼,宝刹何处?如大师所言真实,为我白家除灾避难,到时定重建宝刹,为大师塑造金身!”白雨豪又来到老和尚的身边恭声道。

  “贫僧道号瑞木”老和尚微动了一下眼皮,好象并不为白雨豪所说的利益所动:“四海为家,居无定所”

  “什,什,什么”白雨豪本来沉稳的心再次动荡起来,差点被自己的一口口水噎的翻白眼。好一个老和尚,装的倒是挺象那么一回事!居无定所还要带我儿,现在怎么越看越象个人贩子呢?

  “施主,地当床,天当被,还有何不足?施主着相了,以貌取人乃人生一大忌,我更并非是你想的苟且之人,行苟且之事!也不肖做那违背天良、违背道德之事!我佛慈悲,阿弥陀佛!”老和尚仍是一副波澜不惊模样。

  “呃——”白雨豪到是忘记了这老和尚的不一般,不过白雨豪在生意场上也滚爬了很多年,哈哈一笑,也不理会老和尚的话,又说道:

    “哈哈,大师果然与众不同,本领奇特,实乃得道高人,只是我们俗人一个,不能如大师看的开,只是我白家几代独苗,而我儿尚刚满月,更不适合到处飘泊,还望大师发发慈悲心肠,再动彗眼,能否再透露一点天机,如何破去灾难”

  “阿弥陀佛,施主,天机不可泄露,不过深深之出也不是老衲能够参悟透的。要想全家平安,必须弃儿!”

  “咕噜”,一听弃儿,旁边的钱书兰一口气没接上来,差点背过气去,刘嫂连忙过去轻拍少奶奶的背,以帮顺气,好不容易让她才缓过来。

  “哈哈!”也不顾叫瑞木老和尚的奇特,白雨豪气极反笑:“那以大师之言,要多久才能应验大师的推算,大师不会是以此为借口吧!”

  “嗯?”瑞木眼皮微挑,从那眼里露出一道精光。

      对面的白雨豪感觉到好似一把利剑射向自己,心中一颤,不敢正视,暗思这个瑞木老和尚的确古怪,光凭眼光竟然会有如此的威力。

    此时又听老和尚微微道来:“九九之数,九九之劫!”

  “大师能否移驾到庭内一叙?”白雨豪想到老和尚的那能探得别人内心想法的能力和那利剑般的眼神,知道老和尚确实是个高人,这样的人还是不要得罪的好。但要想要让我把儿子交给你,这么小就随你到处飘泊,风餐露宿,那是万不可能。何况还没有个固定之处,到时想找也找不到,再者我也不认识不了解你啊!

  老和尚还是鼻观口,口观心的那副表情,并没理会白雨豪的邀请。

  “粗茶淡饭,略表心意,望赐面!”白雨豪再邀道,不过恭敬了许多。

  “唉——”稍顿一下老和尚轻叹一声:“施主心口不一,老衲不在强求……善哉善哉,好自为之吧!”顿了一下口中轻吟,声音虽轻,但在场的众人都听的清清楚楚,那声音抑扬顿挫,经久不散,如在耳边:“逢天应劫生、水流泪尽干、三年一轮回、花落菊生莹。玫瑰逢血生、泪水尽复还。袅袅人烟时、苍天也惧寒!哈哈……”说完不在停留一秒,转身迈步而去,看似缓慢的一步,却瞬间到了外门前,抬脚跨步,飘然若仙。

  “大师,大师……”白雨豪的心莫由来地一颤,连喊两声见无应答,连忙追出门去,环顾四周,空旷的门外除了稀朗的几个行人外,哪里还有瑞木老和尚的踪影?

图片 2

    返回屋,转念一想:为了一个虚无的理由,就把我白家的心肝宝贝交给一个陌生人,此事是万万不可能的,认谁也舍不得啊!如若真那样,光是妈妈看不到了孙子,哪里还有我的命在。

    还是随遇而安吧!白雨豪在心里安慰自己。

    想着老和尚瑞木临走时留的话:什么逢天应劫生,水流泪尽干,此前半句倒是免强可以理解,后半句流水又与泪何干?花落菊生莹,玫瑰逢血生更是莫名其妙;三年一轮回不就是三年一次的一意思吗?泪水尽复还,难道还要还谁的泪水不成?后两句‘袅袅人烟时,天地也惧寒’更是离谱,分明是没有什么人烟时,连天地都怕,简直是无暨之谈。想我堂堂中华人多了去了,怎会没有人烟呢?世界末日?扯淡!一切还是让时间来证明吧!

  时间飞快,白天如在温室中成长的树苗,飞快茁壮成长。没有了从小的胖膘,变的精瘦,身体健康的不得了,也从来没有什么过感冒发烧、咳嗽、这疼那痒之类的小毛病发生。往哪一站给人一种刚阳之气。

  白娇更是疼爱这个弟弟,出了在学校之外姐弟俩天天在一起玩耍,写作业。白家的生意也一帆风顺,一直平稳地运行。

    就这样转眼间白天已到了九岁,瑞木老和尚当年带来的不快和担心也早已被人们给渐渐的淡忘。

  而现在白向南再次提起瑞木和尚的预言“九九之数、九九之劫”,让人们不由的想起老和尚的神奇之处和他的预言。

    众人心头也猛地有一丝明了和担心,‘九九之数,九九之劫’难道是从九开始?白天今年刚好九岁,是不是应验了那个九九之数?白向南、白雨豪、钱书兰、都没有说话在沉思,心头却都有了一丝凝重。

  回到家里,众人经过商议,最后确定另可信其有,不能信其无。于是四下派人打听、寻找瑞木老和尚。

      一年过去了,别说见到瑞木的人,就连关于他的一切信息也没有丝毫的线索。难道是出国了?于是又托海内外的朋友也到处打听、寻找,可这个瑞木老和尚好像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一样,没有人知道他,也没有人听说过。

      就连拿着他的画像去寻找,别人也都说没有见过这个人甚至都没有听说过。到世界各大有名的寺院也是一样结果,最后又借助媒体也毫无结果。这个瑞木老和尚好象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般。

  时间飞逝,转眼间又过了两年,白天今年已十二岁,家里一切平安,白向南等也安心了不少,认为老伴的死也许不是什么劫难,只是巧合而已。

  八月中秋,金色时节,白向南由于老伴去世,也无甚心思去管理集团,儿子白雨豪又能力出众,准备在这金秋佳节之际将自己的全部产业交给儿子白雨豪打理。更重要的是这几年自己拿总把,又无全心管理经营,业绩十分一般,也丢了好几个大项目,损失不小。如今想隐退,就是将一切交给儿子,也好让白雨豪放开手脚,再让集团大展辉煌宏图。

   在记者招待会上。

      白向南近两年颇有些见老,两鬓已斑白。西装革履,但仍英气挥洒,目光炯炯有神,往那一站不怒自威,尽显英武,不失一方巨擎之风范。

   这次记者招待会是在“白氏”集团总部门口的广场举行。

    广场人山人海,镁灯不停地闪烁,临时的主席台靠总部大门口旁,白向南就站在临时的主席台上,并没有座下。旁边的人也都没有座下,有秘书、律师和集团的一些重要人物:如公关部的刘婕、人事部的海南生、规划部杜生、副董江进言,副总经理何泽波、总经理白雨豪等等,当然白雨豪今天的位置就在白向南的旁边。

  白向南的手向下一压,下面的人群停止了喧哗和骚动,顿时一片清宁。

  “各位朋友,各位来宾,各位传媒界的朋友,各位同行及前辈们,欢迎来参加本集团的记者招待会,其实这次的记者招待会也是转任大会”

  “转任大会?”

  “转任大会?”

      ……

  台下众记者和一些大佬以及商业人士都小声地议论纷纷,这件事“白氏”集团口风真紧,之前一点风声也没有听到。

  “同时感谢以前各位同行,好友、朋友们的厚爱和支持,使我‘白氏’集团稳定发展,还望将来继续得到你们的厚爱和支持,继续合作,继续共同发展,我白向南在此向大家表示真心地感谢!”说完对台下深深的一揖。

  “哗……”掌声响起。

  “咔嚓,咔嚓……”闪光灯闪的让人眼都有些不适,安快门的声音响个不停。

  白向南又向下压了一下手,静下后:“从今天起,本人决定隐退,辞去本集团的一切职务,将一切交给我的继承人,也就是我唯一的儿子,这个集团的新董事长——白雨豪!”

  “哗——”

  “咔嚓,咔嚓……”又持续了一阵。

  秘书在飞快地记录着,律师在履行着他的义务……

  白向南再次向下压了一下手:“好,其他的我也不多说,现在有请‘白氏’集团新董事长,白雨豪先生讲话!”

    白向南说完这话后终于松了一口气,卸下了肩上的担子,觉得轻松了很多。心中也为自己的儿子优秀而自豪。现在儿子有这个能力,自己把他扶上这个位子,也是集团所有高层人们的期望,这说明自己儿子的出众、卓越,定能把集团的业绩更上一层楼,让集团更加壮大、走的更远。

  白向南说完便向后退去,一切简单简要,他要把一切表现的机会都留给儿子。

  “哗——啪——”掌声雷动,人群沸腾,人们只听说过白雨豪,可很少有见过其本人的。今日在这个场合一见,没想到这么年轻,还是个标准的美男子,如今又位高权重,更是引起了一些人的震惊、羡慕、嫉妒。

    掌声彼此起伏,经久不绝,拍的最响的要数台下那些女性,偶尔还有女人的尖叫声。

  白雨豪来到主席台位置,目向台下,面露微笑,向台下全场微微点头,扬手致意。不亢不卑,气宇轩昂,给人一种深沉而又和蔼、老练却又有年轻人活泼的感觉。

  “咔嚓!”一声震耳欲聋,一个炸雷惊响,一道闪电同时划过。

  “哗啦”头顶房子其中的一个挑檐飞角,被炸雷整个齐刷刷地震落,向正站在主席台上的白雨豪直直地砸了下来。

    由于刚刚惊雷太响,白雨豪也被震的一惊,心神松动,并没有感觉到危险降临。可白向南在那一惊雷之后便听到上面的响动,正看到那飞角还带着一点残余向下落。

  “雨豪快闪!”顾不得其它,大喊一声飞扑向儿子,说时迟那时快,白雨豪的整个人被白向南直接推过了主席台两米多远,身体还没有落地,便听到“碰!哗——”的声响,那足有几百斤重的飞角,不偏不斜正砸在了白向南的头上,鲜血飞溅……

  “刷!”几乎与此同时,豆大的雨点倾刻间从天上落下,与白向南、飞角一齐落在了鲜红的地毯上,地毯与鲜血的颜色混合在一起。

  时间一顿,好象一切静止,会场一片安静。

    人们的耳朵里没有了雨声、雷声、掌声和喧哗声,连刚才闪个不停的灯光也没有一个。有的人手举在空中仍是拍掌的姿势;拿着相机的记者手仍举着相机,却没有去安快门,张着嘴,哪怕是雨水灌进嘴里。

  十秒,足足的十秒。

  “爸——”一声痛彻心肺的凄厉叫声,划破了长空,激活了静寂的会场,唤醒了震惊中的人们。一阵骚动,众人向前拥来……

  等白氏集团旗下‘致善医院’的救护车到达时,也只有短短的一分钟,其工作效率可见不一般,行动不可谓迅速而快捷,但白向南却早已停止了呼吸,离开了人世。

    一个刚刚还在会场上即威严又和蔼,精神闪瞿的老人,就这样从人间消失。一个在商业中白手起家的商业娇子,就这样在众多人的关注下勋落,S市的三大商业巨头之一就这样将灰飞烟灭……

  雨也在不知中停下,阳光好象马上要从云中钻出。医生蹲在白向南身前看了看,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挥了挥手,表示无能为力。

    一众医护人员也都默默无声,是谁都看的出来已没有抢救的必要,因为老总裁的一个头部被砸的稀烂,几乎没有了头型,是神恐怕也医治不好,更何况已没有了一点生机?

    医生站起身来,宣布老董事长当场死亡……

  在白向南追悼会后,白雨豪心情沉重,三年前母亲为白天惨死,三年后父亲为自己惨死,老天为何如此对我,对我白家?

  吃饭时看到儿子,猛地想起了瑞木老和尚的话:“逢天应劫生,水流泪尽干,玫瑰逢血生。三年一轮回……”

  “三年一轮回,三年一轮回,难道真的是应验了瑞木老和尚之言,三年出一事?三年前的母亲,三年后的父亲,或者说是我,因父亲这是为我而死。唉!这次父亲遇难跟据警方调查取证,完全属于那雷电所致才引起,将那飞角劈落,可以说属于自然。

  晴天霹雳!这个自然也太诡异了,打雷下雨却一点预照都没有,命该如此?如此看来那三年以后的今天是我,或者……”白雨豪不敢想下去,不管是谁,那也是他不能承受的。

  “瑞木瑞木,你在哪里?只要你还活在世上,我一定要找到你!”白雨豪在心里下定决心。

  从小就形成雷历风行性格的白雨豪说干就干。第二天为了减轻老婆的负担,把自己的一部分产业转给了朋友和同行,另一小部分仍有钱书兰打理。在众人的不舍下也辞去了董事长的职务,暂时让副董何泽波代理并全权处理集团一切事物。

  半个月后,白雨豪带着中学还没上完的儿子上路了,踏上了寻找瑞木的路。只是这一征途可就是苦了白天,他还是个孩子,一个只有十二岁的孩子!

  为了家,为了一家人的生命安全,白雨豪放弃了固执、尊严和地位,去找瑞木了结那所谓的命运。

图片 3

  瑞木老和尚是个高僧,他能够推算结局,定也能看透前因后果。有因就有果,因果到底是什么?又如何去抗衡?又如何去改变?难道这世上什么事真的都有因果注定?这因果为何又如此的让人难以捉摸!

    作者有话要说:欲知后事请看 第三章 “艰辛的旅途” 是否能够找到瑞木,瑞木到底是谁?而白天他们又有什么奇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