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澳门新葡亰553311b-所有平台网址大全公司网站!


产品展示

MENU

屋外搭建了一个简易的灶台

点击: 70 次  来源:http://www.freshstuff.cc 时间:2019-12-02

图片 1

90年代初,在长江的一个边上小镇,住着这样一户人家。

一家人蜷缩在一个不到40平的房子里,房子里放了一张床,床旁边放了一个用木板搭建的简易小床,一个简易的柜子,柜子下面堆满了破旧的衣服。屋外搭建了一个简易的灶台,灶台上看不见一点米粒。

屋外只见有2个小孩在嗷嗷的叫着,女孩5岁,名叫王玉,男孩3岁,名叫王文。一位妇人抱着一个小的在怀里,嘴里不停的说:“等你爸爸回来,就有吃的了,等你爸爸回来就有吃的了。”可是等了一晚上也不见男人回来。

第二天,村头一阵狗吠,然后就看见一辆警车开了过来,警车慢慢的停在了这户人家的门口,让后只见一个黑头土脸的大汉从车上走了下来。妇人见是自己家的男人,赶紧的跑了过去,“王伟,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带着个手铐。”王伟低着头“桂芳,你就别问了,我对不起你们,我没有借到米,我,”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警察给打断了。

“这个男人是你家的,你可知道他干了什么事,我们过来就是告诉你一下,回头记得到局里去做个记录,和你丈夫一起的一个人,你应该认识,我们需要你配合,了解一些情况。”

桂芳这下慌了神,想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警察只是说了句“偷国家财产”。

桂芳更是不知道警察说什么,什么国家财产,又是多大的罪行?

王伟抬起头朝着还在哭泣的孩子那边望去,然后回头上了警车。

警察让桂芳把孩子安顿好,就过去。桂芳这个时候反而显得很冷静,他不哭不闹,只是说了一句“警察同志,我这边搞好就过去”。

还没等警车开走,这门口也已经挤满了人,老老少少,都在小声嘀咕着。此时有个老人跑了过来,“警察同志,这王伟犯了什么事,”这老人正是王伟的三叔。王伟回头看了眼三叔“三叔你回去,我没事。”警察把门一关,“乡亲们都让一让,让一让!”

一阵急促的喇叭声,车消失在村口。桂芳准备上前拉三叔的手,“三叔你屋里坐。”只见老人抱起刚才躺在怀里的小孩,“这小文瘦的,桂芳你们还没吃呢,到我家,我让你婶给你们做饭。”

桂芳领着小玉跟在三叔后面,来到三叔家,桂芳控制不住自己,开始抽泣。三婶忙问道:“这是怎么了,怎么哭起来了。”桂芳说:“三婶,你不知道,王伟给警察带走了,说什么投国家财产。都怪我,我让他出去借点米,没想到,他去干这事。”

三婶这才想起来,“怪不得昨晚跑到我家,给你三叔说几句话,然后就走了,问他什么事,他也不说。”

原来王伟有几个兄弟,他是家里的老小,可是几个哥哥,都不怎么管他,特别是二哥,其实就是他家隔壁,可是从来就不关心他家。大哥家还算过得去,但是平时连肉都很少买来吃,加上大嫂当家,也很少救济王伟家。

这不,王伟去了大哥家,连水都没喝上,就被大嫂给数落出来。到了二哥家,连门都没进,就被二哥挡在了门外,并且告诉王伟,自己家也揭不开锅了。

王伟这才去了三叔家,只是看见三叔家的米缸也没多少米,所以也就没有开口。

回到家中,只是点了一根烟的功夫,就被村里的二黑叫了出去。临走时说“等我回来,给孩子们带吃的。”

二黑是和王伟差不多年龄,30出头,单身,讲了好几门亲,最后都黄了。长得也是五大三粗。平时游手好闲。不过和王伟却是很不错的朋友,比亲兄弟还亲,这些年没少照顾王伟家。

二黑这次叫王伟,主要是想让他一起去偷钢材。村里有个钢材厂,年前就停产了。厂里还留下不少钢材,找了一个大爷看管。

王伟死活不同意,觉得这个可是违法的,他还劝说二黑不要去干。二黑告诉王伟,他都偷了好几回了,没人发现。

王伟就这样被二黑拉到了厂房门口,然后二黑对王伟说:“看见那里面亮灯的地方了吧,那就是村里的老牛住的地方,他现在看这钢材厂。”王伟又说:“二黑,还是回去吧,就是饿死咱也不能干这事。”二黑看着王伟,“就你装圣人,你忍心看着孩子们挨饿。”

王伟听了后,也就没有再说啥,跟着二黑翻墙进了厂房。到了厂房后,王伟因为紧张,一不小心踩到了一个钉子上,疼的叫了一声,结果被值班老牛发现了。

老牛拿起手电筒,快速冲向门外,然后对着黑影照了过去。“谁在哪里?我看见你们了。”二黑按着王伟,让他不要抬头,蹲在那里不要动。老牛小心的走了过去,然后看着二黑,怎么又是你?上次给你小子跑了,你这次还敢来。二黑笑着说:“有什么不敢的,我又没干啥,我们只是路过。”老牛哈哈大笑起来:“你小子嘴硬,早就等你们多时了,这次你们还想逃。原来老牛早就和警局报告过,并且派人日夜守在门外。只见早已经守在门外的警察冲了进来,二黑带着王伟就开始跑。

结果王伟告诉二黑,他不跑了。他要是被抓住了,他就把责任担下来。让二黑赶紧跑,他开始往相反方向,然后大叫,引起警察的注意。最后二黑跑了,王伟被抓了。

桂芳来到警局,警察老李告诉她,王伟其实并没有犯多大事,厂里的老牛给他作证。违法的是你们村一个叫二黑的人,今天找你来也是了解下情况。你男人什么不愿意说,非说就是他干的。

桂花看着坐在一边的丈夫,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她心里明白,丈夫是要给二黑顶罪,因为她更知道二黑平时帮衬她家的也够多了,所以他也不知道说啥。

老李对着桂芳,“你简单说下二黑的一些情况,还有和你丈夫在一起都沟通了什么,你有没有一些知道的事情,可以和我们说,这样你的丈夫也可以尽快回去。”桂芳准备开口,被一旁的丈夫王伟顶了回去。“你个妇道人家懂什么?”

“你别说话,让你老婆说。”老李看了一眼王伟。王伟站了起来:“李警官,我都说了是我偷的,前几次也是我让二黑去偷的。”老李点了一根烟,递给王伟一根,王伟,你可知道你这偷卖国家财产,可是要做牢的。”王伟猛吸了一口烟,“我知道,但是我犯错就应该承担责任。”

老李把桂芳叫他一边,然后告诉桂芳好好劝劝,然后关上门出去了。

王伟看着桂芳,然后再看看自己。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抽着烟。“王伟,要不你和警察说,就说是二黑叫你去偷的,你本来就不愿意,而且之前你也没有偷。”王伟走到桂芳面前,然后指着自己的胸前“我对不起这里,二黑这么些年,对我们家不薄啊!我就是再不是人,也不能这样干啊。”桂芳看看王伟,然后哭泣着:“如果你坐牢,这孩子咋办,往后的日子怎么过。”王伟低下头不说话。然后把手中的烟扔在地上吐了一口唾沫。“这都过得什么日子,这都是命!老子认了!”

桂芳听到这,也没有再去说什么,拉开门走了出去。

桂芳回到家中,准备找有点文化的大哥出出主意,结果大哥答应一定帮忙去问问情况,结果一定动静也没有。

过了几天,二黑回到家中,连夜来到桂芳家,打听王伟的情况。一进门,“嫂子最近可好,王哥现在什么情况。”桂芳看了下二黑,没说话。二黑急了,“嫂子你就说啥情况,他们不是没有证据证明大哥就是偷过东西的啊!”桂芳叹了口气:“王伟都承认了,之前几次也都是他干的。”王伟可能要做几年牢。二黑听到要坐牢,心里咯噔一下。“嫂子你放心,明天我就去自首,让大哥回来。”桂芳看着二黑,“你还是别去了,去了你大哥会怪我的,他肯定会说是我叫你去自首的。”二黑大步走出门,丢下500元钱!桂芳看到地上的钱,还没来得及叫二黑,二黑早就消失在夜色里。

二黑第二天跑到警局门外逗留了一会,然后从此消失了几年。村里人都很少听到有关二黑的影子。

王伟最后,也就关了2个月就被放出来。放出来后,王伟用500元钱,做起小生意,开始卖水果。

转眼3年过去,这天三叔从镇上回来,带了一个大信封,是给王伟的。打开后,发现是2000元钱,和二黑写的几个字:“王哥,一切都好!”王伟看完后,有些不是滋味,原来二黑这小子还活着。

王伟的水果生意最后也没坚持下去,后来又借了点钱买了一辆三轮车,跑起拉客的活。可是好景不长,那天因为王伟喝了酒,在回来途中,车子翻了,结果王伟被甩出车外。

好在路过的村民发现,及时送进了医院,这才捡回来一条命。

桂芳来到医院,发现王伟还躺在重症监护室,医生告诉桂芳,命保住,可是就不知道还能不能站起来了。

桂芳一下子晕倒在地,这一次如同晴天霹雳。桂芳的天没了,小孩还那么小,往后日子怎么过?站在一旁的三婶赶忙把桂芳拉起来,“桂芳,医生只是说有可能,说不定会好的,小伟可是好人,好人有好报。”这次王伟的大哥和二哥也来了,好像抱着同情之心来的,也没有多说话,就连医药费也没有拿出一分钱。

医药费的事,还是桂芳从娘家找人借的。王伟在医院整整住了半年时间,身体慢慢恢复了起来,只能勉强下地,但是根本使不上力气。

最后因为付不起医药费,桂芳不得不把王伟接了回来。在家里躺着静养,什么也干不了。

又过了一年,二黑到村子里,开上了小车。进村第一件事,就是去了王伟家。桂芳看见进来的正是二黑,西装革履,穿着一双皮鞋,手里拿个小包。“是二黑回来了”。二黑看见王伟躺在床上,不知怎么回事。赶忙问桂芳“嫂子,王哥这是怎么了,怎么变成这样。”桂芳刚准备说,王伟伸着头“是二黑兄弟,你可回来了,我都想这辈子还能不能再见你一面呢?”

二黑快步走向床前拿起王伟的手,“王哥,都是兄弟对不住啊,这几年让你受苦了。”王伟笑了笑:“兄弟,别这样说,多亏了你这几年的寄钱,不然哥估计早就活不下去了。”桂芳赶忙倒杯水端给了二黑。“二黑你这几年都跑去哪了,现在发财了,”桂芳打趣道。“嫂子,这些年你受苦了。”二黑忙接过水,嘴里不忘说句话。

这是门外传来一阵笑声,来的正是王伟的二哥,“二黑兄弟这是发财了,小车也开上了,中午到我家吃饭去。我让你嫂子做几个好菜。”二黑只是礼貌的回了句,谢谢二哥了,中午我就在这了。桂芳接过话,“他二哥这是有事呢?怎么今天想起来进我家来。”王伟二哥知趣的回到家中。

王伟把皮包打开,然后拿出一沓钱来,放在桌子上。“嫂子把这钱先收下,把房子给从新盖一间,小玉他们渐渐大了,房子也住不下了。”桂芳把钱拿起来,迅速的塞到了二黑的包里,“他兄弟,你这样,嫂子可就不高兴了。”二黑又把钱拿出来,“嫂子,你啥都别说,这钱你怎么也得拿着,我对不住哥,那一年偷钢材,都是我,哎!”王伟又伸伸头,“兄弟,你别说了,再说,哥就不认你这兄弟了,还有这钱你给我收好了。”

中午二黑就在王伟家吃了饭,村里有不少人都跑来看轿车。还有很多人都是来和二黑套近乎的。

第二天,二黑带来了建造队,并且把盖房子的材料都陆续的买好。自己带头给王伟家盖房子。原来这个建筑队就是二黑的,这些年一直都是在做建筑工作,现在是一个包工头。

房子盖好了,二黑又离开了村里,王伟的病也慢慢的恢复起来,已经可以下地走路了。就在二黑临走的时候,二黑把村里的一些劳动力也组织了起来。

二黑告诉王伟,等身体好了,就带着他一起干,一定会全力支持。

新房内多了一张床,多了一些家具,还多了很多家用的电器,变得不那么拥挤,又多了2个房间,和一个厨房。

桂芳牵着王伟走到门外,看着二黑给建造的房子,相对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