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澳门新葡亰553311b-所有平台网址大全公司网站!


产品展示

MENU

柯诺咧嘴大笑着

点击: 122 次  来源:http://www.freshstuff.cc 时间:2019-12-29

1 地球往事

目录

上一章 文明的巨轮 6 自由人

“从57年以后就没有柯里斯的消息了,传闻说他一直被关在集团的基因实验室。”瓦尔喝了一大口啤酒:“押运当天我才看见他还活着,剩下的你都知道了。”

“那么你已经是孤寡老人了。”柯诺咧嘴大笑着:“现在我兄弟回来了,我们又可以像以前那样大干一场了。”

“我父亲还在地球。”瓦尔对柯诺的说法很不认同。

“你爹是西联邦的人,联邦政务庭给他发低保,他们早就买断了你爹的命了。”柯诺又点了一支烟:“再说,谁他妈希望有个50岁还在枪口上讨生活的儿子?”

瓦尔盯着酒瓶,他尽无言以对。

桌上的便携通信器里传来雷瑟的声音:“一切正常,老爹。小青已经在准备手术了。”

“知道了,我晚点过去看他。”说到自己的兄弟柯诺显得无比惆怅。

“你儿子?那小子比你斯文多了。”瓦尔用下巴指了指桌上的通信器。

“我捡来的,拾荒者的孩子。”柯诺举起手掌比划了一下,他自豪地说:“他被我捧在手里的时候已经快死了。”

“同情弱者!这就是你的作风,就像你可怜我一样。”瓦尔仰头喝光了最后一口酒:“现在你仍然可以杀了我。”

“杀你不是我想要的结果,外面的荒野里每天都在死人,土地一年比一年肥沃。但是这16年里我一直想知道那个垃圾企业到底在做什么!”柯诺抄起吧台上的钥匙:“现在我们走吧,我这里没地方给你睡。”

瓦尔推开吧椅,他看了看醉倒在沙发上的哈利波特,这个可怜的孩子在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喝光了一整杯螺丝钉。菜鸟!他心里这么想着跟随老同事走出了这个修理厂和餐饮服务嫁接到一起的怪胎热狗店,。

他无助地抬头看着远方高空悬崖上的新港码头,昨天晚上他登陆的地方和现在他所站的位置差别简直可以用光年来形容。二十年前妻子抛弃了他,女儿不认他,现在的瓦尔几乎连自己父亲的养老护理费都难以承担。只过了短短的两天,地球已经变成了回忆——这就是火星给他的一切。

“你上一次做选择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柯诺粗暴地朝他喊道:“你的狗屎人生可以加点味精吗?”

瓦尔强忍着喷涌出眼眶的热流,他努力跟上柯诺的脚步,火星的低重力环境并没有让脚步变得更轻松,店铺外面堆积如山的钢铁垃圾就像一个冷酷的迷宫将他围困其中。

“快点给老子滚过来!我给你介绍点人,好让你在火星活得轻松一点。”柯诺一边叫嚷一边朝蜂巢般庞大复杂的下城区中心走去。


面具酒吧坐落在下城区中心,它是金连城的另一个产业,全年无休24.6小时营业的模式让金总这个新港的商业新秀赚得横财四溢。酒吧周围填满了美发店、美甲店、特色蛋白块烧烤和其他酒吧,笼罩在供氧层下的街道没有一点气流,居民的活力和气息在这里缠绕扭曲成一幅怪异的画面。下城区青年的荷尔蒙在这种环境里释放得淋漓尽致,作为一个鱼龙混杂的娱乐场所面具酒吧非常适合密谈。在成功救出柯里斯后,暗网的朋友们都希望聚在一起来一杯,而暴力行动后残存的快感加速了酒精摄入的速度。

此时烂醉如泥的雷瑟和伊波健人在酒吧舞池里翩翩起舞,他俩正用眼睛在周围的妹子身上进行全方位3D扫描,延绵起伏的各色曲线让两个男人猥琐地相视而笑。不论哪个星球,有舞池的酒吧总是属于年轻人的。

“我感觉我他妈已经好久没来疯了!”雷瑟左手反手挡住嘴,对着伊波健人的耳朵吼道。

“快一个月没来了,你要去看看Low-Sine吗?”伊波健人大叫着用手指点了点舞池中央五彩斑斓的DJ台。

DJ台下一个巨大的LED环面屏幕在舞池中缓慢地旋转,就像时间的巨轮用精确分割好的节奏无情摧毁舞池中扭动着的一切情绪,只有6个身材傲娇的领舞女郎在台上散发着狂野的香气。4个闪闪发光的“金”字在屏幕上翱翔,随着粗野的合成器音色做着字体变形,并跟着音乐节奏循环闪烁着两个近代通用语:“金~鑫~金~鑫~金~鑫~……”。字符发出的金色呼吸灯效果让每一个在场的火星舞者都坚信这种纸醉金迷的状态就是自己人生的全部意义。

一个接近成年的鸡冠头小男孩在台上抱住麦克风用12岁的稚嫩嗓音连续喊着:“出来玩!出来玩!出来玩!出来玩!出来玩!出来玩……”3分钟后他吐干了肺里的最后一丝空气并无力地跌入台下疯狂的舞者中。簇拥在DJ台周围的人群兴奋地嚎叫着,他们一边保持舞步和身体的扭动一边伸出双手像侍奉英雄般把虚弱的男孩举过头顶,朝着场外休息区的方向将他传递出去。

就如过眼云烟,瘫倒的英雄男孩刚刚离开流动的指尖,亢奋过度的群众们立刻将目光迎向台上舒展身躯的女郎和被她们簇拥在舞台中央的DJ。一个瘦小文静的红发男人,过长的四六分发型恰到好处地遮住了他的左脸,他的眼睛、嘴角和微调无极旋钮的手指都散发着冷静的气质。DJ-Low-Sine敏锐地捕捉着舞池中男女们的情绪,他精确操控着音乐的结构和频响并在正确的节奏上将消费者们空虚的神经点燃。

“最近玩出了什么新风格?”爬上DJ台的伊波健人搂住叫Low-Sine的DJ问着,身旁的雷瑟递过一瓶酒,他们对着瓶口轮喝起来。


舞池中如熔岩喷涌般壮观的音乐传到酒吧深处的一个办公室里,过道中的吸音棉和房间的圆形气密门阻隔了大部分音量。即便如此,房间中的几人还是伴随着低音的振动进行谈话。

“你要原谅他们的不友善,要知道不是每个来火星的人都能顺利的活下来。囚车和尸体已经处理掉了,调查结果最多只是一场普通的荒野打劫。再说,我们火星也很需要你这样有真功夫的朋友。”金连城用筷子夹起一大片火腿放入口中,现在的他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的老板样:“牛逼!太牛逼了!没想到火星的农场也能做出这种口味了,让我想起小时候我妈用两片乳饼夹住一片火腿,放到盘子里蒸,谁能做出那种味道我把整个赌场都抵押给他。”

瓦尔和柯诺也是舔光了盘子里的最后一滴油。真是讽刺!为一个跨国集团服务的近30年时间里自己吃的最多的就是人造蛋白和杂粮能量棒,没想到在火星的两周里居然吃到了真正的谷物和传说中的火腿。

“能让我再考虑一下吗?”瓦尔用纸巾擦着光头上的汗水,他觉得自己有必要重新规划一下人生了。

“现在你回去也是死。再说点地球的情况来听听,瓦尔。”看见新朋友吃得开心了,金连城打算先从他嘴里套出一些额外的信息:“说点我们不知道的,两星新闻上听不到的那些事情。”

“我在地球上只能吃到人造蛋白块,喝大牌子的勾兑酒。还有,地球的夜生活状况非常不妙。已经有无数的俱乐部和酒吧都关门大吉了,开发商用这些闹市地皮建更高档的住宅,再卖给那些早就住上高档住宅的成功人士们。老百姓们抗议过、联邦也召开过听证会,但是一切照旧,唯一区别是倒闭速度加快了:过去八年里,那些曾经辉煌的俱乐部几乎都倒闭关张、已经成为了历史。”

“勾兑酒倒是哪里都有,但是现在地球上还有什么地方可以玩?”

“建筑30层以下的地方,都是些年轻人的陌生交友俱乐部和老年人的夕阳红舞蹈俱乐部。”

“30层以下,什么意思?”所有人都看向瓦尔,显然他们还没对地球现的样子做好准备。

“地球地产企业在城市外面重新修筑了一层地壳,以前那些高楼大厦现在已经变成地下世界了。”瓦尔放下筷子疑惑地看着这群离开地球多年的同胞:“两星新闻上那些阳光灿烂的日子都是在空中花园上拍的,你们不知道吗?”

酒吧办公室里顿时炸开了锅,众人七嘴八舌地用各种母语大声咒骂着朝瓦尔抛出一大堆问题,情绪之激动显得过于可笑,连一向沉稳的教授和金连城都开始破口大骂,一时间火星上所以的污言秽语全部集中爆发在这间隐蔽的办公室里。出生在火星的赵婵和赵小萌被众人流露出来的真实情感惊得目瞪口呆。

柳中青已经愤怒得不能自已,这个性情火爆的女人捶胸顿足地朝光头大汉嚎叫:“那些耕地呢?还有以前的公园、商品房,还有我妈的‘先驱之母’公寓呢?”

“耕地?地球上几乎没有灌溉用水了。还有你说的那些公园和建筑什么的现在都是史前化石了,姑娘。”瓦尔眼神中带着嘲讽,虽然在地球的日子不好过,但起码自己还知道真相:“现在那些阳光照不到的地方都被黑帮和巫术统治着。”


经过近10年的政策推广,“新土壤”计划在地球大行其道,曾经的工业和地产巨头们纷纷为地球母亲的健康出谋划策,最终人造地壳和超高建筑的方案彻底改变了地球的生态,到2093年的时候地球上仅有1/3的土地还覆盖着原始土壤。

大量从火星出产的钢铁结构被架设在曾经的街区和住宅之上,搭建出一个个壮观的穹顶。这些精心设计过的穹顶的高度超过了被污染的大气层。在曾经生活在土地上的居民们被支付了一笔较为可观的“自然光补偿金”后,各大企业开始以极高的效率在钢铁穹顶上重新规划街区并兴建各种基础设施,一块块凌驾于大地百米之上的崭新地壳重新出现在阳光下,仅留下一些隐藏于偏僻街区拐角的通道楼梯作为连接旧世界的入口。

因为人造地壳上的建筑采用了更新的科技与火星进口的钢材,所以这些沐浴在阳光下的商品房的价格比传统住宅高出了10倍以上。主导”新土壤“计划的企业都获得了丰厚的回报,它们纷纷转型为科技企业研发各种物联网产品和科技产品以帮助旧世界的人民提高生活品质。而那些帮助地球联邦和大企业实现地壳再造的小公司和各路包工头们也慷慨地用自己的分红成立各种金融公司和私利银行来帮助那些想搬到阳光下生活的人们实现梦想。

在这种趋势下有很多渴望光明的人抵押了自己在旧世界地下城的房产,他们支付了所有的“自然光补偿金”并承担了难以想象的巨额债务才搬到了阳光普照的空中花园。在还清所有债务之后他们的生活将永远属于上层世界,长远来看这仅仅只需几代人的努力。

阳光照射不到的 地方总是容易聚集黑暗,一些不愿承认联邦统治的古老势力逐渐控制了肮脏阴冷的地下世界,从事着毒品和非法基因交易,他们自称“星亚洲集团”。

“传说迈科基因出口到火星的脱氧核苷酸就是从地下收购来的?”金连城朝瓦尔询问道,后者点头表示肯定。

“柯里斯一定是知道一些严重的事情才会在年会上暴走,好在他现在已经活着回到我身边了。”柯诺激动地嘶吼起来,他的胡子和长发随着爆发的情绪一起颤抖着。

“你这兄弟命够硬,我就喜欢结交这种朋友。”金连城给野蛮人满上一杯红酒,看得出今天他心情特别的好。

“他脾气比我差。”柯诺仰头干了杯中的酒靠在椅背上摸着肚子:“以前比我野多了。”

“现在手术阶段还需要什么?”金连城朝柳中青看去,因为陶醉于酒香他的眼神看起来有些迷离:“我已经等不及看他有多野了。”

“还需要两片人造肺叶、一个数控血压泵,最好能帮我再弄一个植入式呼吸腮。”柳中青坐在办公室侧边的沙发上用不锈钢牙签戳着酒吧招牌的魔幻山炸洋芋。

她身旁是牵着手说悄悄话的赵婵和赵小萌,这是赵小萌手术后第一次和姑姑见面。赵小萌看起来长大了很多,下城区的生活让她看起来坚强又独立,倒是赵婵开心的笑容里含着眼泪。

“但是这一次我是绝对不会亲自去峡谷交易了。”柳中青对上次猎鹰打劫的事情还心有余悸。

“好说,好说。”金连城一口干了杯中的酒:“我保证你要的一切都会送到我这里,Lady-Wong那边已经给过我承诺了。”

“还有我要一整副灵缇骨架。”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对狗那么执着?你完全可以选一条普通的哈巴狗或者中华田园犬,如果不是你要求那么苛刻,我早就搞定你的宠物了!”也许是饮酒过度的原因,金连城表现出了少有的不满。

“上次去峡谷,我看见了。在Lady-Wong的展示柜里,一副完整的狗骨架——灵缇的骨架。”柳中青的眼中射出贪婪的绿光:“金总我就要那个!”

金连城静静嚼着嘴里的火腿,他表情冷漠地耸耸肩:“我只能说尽力而为,为了柯诺的兄弟我已经付出很多了。”

“柯里斯对娅娜和柯诺很重要,我也会尽力而为。但是你弄不到我要的东西,我们之间就没下次了。”柳中青抱着手朝气密门走去:“我要出去蹦跶一下。顺便提一句,不经营斗狗生意以后你身上终于有点人味了。”

“和女人吵架,嗯?”听到气密门合上时一直缩在沙发里的贾教授从书中拔出眼睛瞟向金连城。

现场的气氛一片尴尬,赵婵和赵小萌不知道该不该继续留在酒吧办公室。

“整个火星都没有谁治得了这个女人。”柯诺朝身边没看懂情况的瓦尔解释道。


柳中青走出隔音门回到酒吧,现在已经是After-Party时间了,舞池中的男女青年带着一抹吃药般的眼神晃来晃去,空气中散发着汗液、香水、体液和酒精的混合风味。她皱着眉走到DJ台前,冷漠地看着醉倒在领舞女郎脚下的雷瑟和伊波健人。

“这两个废物是自己喝成面瘫的吗?”她抬手朝台上的Low-Sine打招呼。

“对,可能他们还吃了点神经酶。”Low-Sine很尊重这个理性的女人。

“上次我就想问你为什么一直不来做听觉神经手术,你不想让我把你的感官改造得更犀利吗?”柳中青心里藏着一丝遗憾,她一直想把这个DJ改造成一个活体硬件:“我听说很多在商圈服务大佬的DJ为了更好的场控都做了生化改造。”

“不了姐姐,我觉得那些低劣的插件会糟蹋了我的天赋和感官,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如果你改变主意了,可以随时来找我。”柳中青脱掉外套叠好放到DJ台上,她慢慢转身朝舞池中走去:“兄弟来段躁点的音乐,我真的需要放松一下。”

音乐的分贝再次升高,音效如雷鸣般在头顶盘旋,合成器的尖叫如醍醐灌顶般洒向舞池中的每一个人。雷瑟和伊波健人猛然睁开惺松的双眼,鼓点和贝斯再次砸到他们的心脏上,两人跟着节奏晃悠着坐了起来——不如跳舞,过日子不如跳舞。